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经济联播 > 国际

容克访美 欧美贸易裂痕难弥合 谈判结果或决定欧盟反制措施力度

文章来源:

添加时间:2018年07月24日

阅读: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定于25日访问美国,会见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与欧盟贸易争端升级之际,外界预计容克将以软硬兼施的策略代表成员国与美进行沟通,然而对双方通过此次对话弥合争端分歧的期望并不高。
  贸易“敌对”状态待缓解
  面对公开把欧盟称为“敌人”的特朗普,容克此次也是有备而来,一方面坚持强硬立场和做好反制准备,另一方面表示愿意通过谈判解决争端。但欧盟“软硬兼施”的策略能否奏效,仍存变数。
  根据欧盟委员会和美国政府公开发布的声明显示,在此次会谈中,容克和特朗普将关注“促进跨大西洋贸易并构建更强健的经济伙伴关系”。二人将讨论一系列优先议题,包括外交和安全政策、反恐议题、能源安全和经济增长。
  对于容克此次访问,美国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透露,容克可能拿出“一份重要的自由贸易提议”,降低关税水平。还有美国媒体报道称,容克将提出两项主要建议,一是减少对所有汽车出口国的汽车和零部件的关税,二是可能引入有限自由贸易协定。
  欧盟贸易委员马尔姆斯特伦将随同容克访美,作为欧洲共同贸易政策的主要决策者,二人均主张对等回击美国贸易保护政策。
  在美国6月1日对欧盟钢铝产品加征关税后,欧盟自6月22日起对从美国进口的价值约28亿欧元商品征收报复性关税。针对特朗普威胁对从欧盟进口的汽车加征20%关税,马尔姆斯特伦上周表示,欧盟正在准备一份反制措施清单。
  欧美之间越来越紧张的气氛也蔓延到多边对话场合,欧盟经济与财政事务委员莫斯科维奇22日在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期间公开呼吁,身陷全球贸易争端的美国与欧盟双方“像盟友一样”。
  莫斯科维奇提到,除了中国与俄罗斯,特朗普也将欧盟当成贸易“敌手”。“我在会议上多次强调,欧盟肯定不是重大贸易失衡的始作俑者。”莫斯科维奇说,“我们相信,将我们当成目标真的是不妥……而且我们必须把美国当成盟友,不是敌人而是盟友。”
  “G20会议举行之际,国际局势正在转变。包括举足轻重的G20在内,国际间多边体制正承受重大压力,贸易紧张局势升温而且恐怕进一步升级,这一切都为经济前景带来不确定性。”莫斯科维奇补充道,“我们必须保持头脑冷静。”
  面对欧盟的抱怨,美国官员没有积极回应。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在G20会议期间明确表示,他愿意签署自由贸易协定,但同时坚称,欧盟对波本威士忌和哈雷-戴维森摩托车等特定产品征收报复性关税不会损害美国经济。
  谈判决定反制措施力度
  美欧贸易摩擦逐渐升温,此次容克访美预期成果难料。欧盟意识到,如果贸易战进一步升级,将损害欧洲自身经济利益和美欧整体关系,因此更期望“以战促谈”。
  谈及容克赴美能否缓和欧美贸易争端,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22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坦诚和公开的对话,是双方会谈取得成果的唯一途径。“对于会谈成果,我不会抱有很大期望。”他说。
  对于如何化解美欧贸易争端,欧盟理事会二十国集团代表富克斯22日也公开表示,美国取消钢铝进口关税,并不是美国与欧盟开始贸易谈判的必要前提条件。该表态与欧盟部分成员国主张的美国必须在谈判开始前降低关税的言论不同,显示欧盟对于与美国的贸易谈判态度有所软化。
  欧盟成员国领导人5月17日在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决定,如果美国无条件豁免对欧盟钢铝产品加征关税,欧盟愿意在进口液化天然气、市场开放、世界贸易组织改革等方面与美国谈判。德国总理默克尔此前也表示,她将支持“与贸易伙伴就降低汽车关税展开谈判”,这被媒体视为向特朗普抛出橄榄枝。
  如果相关协商未能与美国达成符合世界贸易组织规定的协议,欧盟可能会采取反制措施,但默克尔称“这会是最坏的解决方案”。
  欧盟之所以要对美国以牙还牙,首先是在战略上认识到,面对咄咄逼人的特朗普政府,一味妥协只会被视作软弱,今后还要做出更大让步;其次,欧盟向来支持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这也符合欧盟自身的长期利益。
  当前,欧盟手中有不少牌可打。一是出台对等的反制措施,重点打击美国一些行业。美国摩托车制造商哈雷-戴维森公司已表示,为躲避欧盟的关税报复,决定将部分生产转向海外工厂。二是寻找新的伙伴,加强与其他主要经济体的经贸谈判与合作。容克访美之前,在东京与日本签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在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和跨大西洋贸易及投资伙伴协议(TTIP)的背景下,欧日加速缔结了协定,其针对美国保护主义的意味不言而喻。
  欧盟还可以利用反垄断法对美国企业施压。日前,欧盟委员会以违反欧盟反垄断规则为由,对谷歌开出43.4亿欧元巨额罚单。这是一年来谷歌收到欧盟的第二张巨额罚单,考虑到当前美欧贸易对峙升级的背景,此事颇耐人寻味。
  欧盟经济部署将受影响
  随着美国及其贸易合作伙伴国的贸易紧张局势升级,欧盟内部的经济部署将受到影响,产业和货币政策走向受到关注。
  产业层面,关于特朗普威胁就进口汽车开征新的关税,德国官方称美国可能对进口车开征关税“对于世界上许多地方的繁荣是一个实质威胁”。
  “我们不希望这些关税开征,我们认为我们将会彼此伤害……这些措施不只会伤害我们欧盟,可能还会有更为深远的后果。”默克尔公开表示,并称“我们面临着非常严峻的形势”。 德国工商联会此前表示,美国对进口车开征关税,将导致德国经济产出减损约60亿欧元。
  主导欧洲货币政策的欧洲央行也会被贸易争端所影响。路透社文章称,刚刚宣布刺激计划即将结束的欧洲央行可能面临一场冲击,贸易冲突会令出口依赖型经济承压,并拉低经济增长和通胀预期。
  欧盟委员会不久前将欧元区2018年经济增长预估从2.3%下调至2.1%,原因中提到了贸易紧张局势加剧的威胁。
  “出口放缓以及因此带来的经济增长放慢,会将经济增速拖慢至更接近1%的水准……但更为重要的是,将会令通胀承压。”美银美林欧洲信贷策略主管马丁说。